财新传媒
2014年06月30日 15:47

香港就医初体验

来港一段时间,偶然几次生病,得以体验香港本地的医疗机构。

在香港随便逛逛街,就可以发现,药房数量多得惊人,如果仔细逛逛,各种非处方类的药品摆得满满当当。深圳北京的朋友,得知我回去,也会让帮忙带些儿童和老年人的保健药,促消化的、开食欲的、调理肠胃的、跌打损伤的,品目不少。不仅是专门的药房,以出售护肤保健品为主的万宁和屈臣氏,也有好几列柜台让给药品,华润堂、同仁堂等内地品牌亦开出不少店面。

如此多数量的药品零售商,市场容量可想而知。在电梯里,楼下餐厅里,时常能听到邻居们说什么药很管用,吃了不用去看医生,也常常看到楼下的药房和万宁里面,顾客忙着挑选药品。

在这个高节奏、财富分配......

阅读全文>>
2013年09月10日 10:58

急诊科里的医患

8月下旬,因为家人生病,往来医院的次数比往日频繁。因为是发热病情,少不了见识了各家医院急诊科里的医患景象。

就医第一天,赶赴离家比较近的某部队医院,依山而建,风景空气都不错,病患相对较少。

赶到医院的时候接近中午11点30分,门诊已经不能挂号,赴急诊就医。这家医院急诊内科只有一位坐诊大夫,被护士称呼为“李主任”。急诊没有叫号系统和人工分诊排号,所有病人在急诊科门口排队等候治疗。

我们在队伍当中排在第一个,诊室里已有一位病人在接受问诊。诊室里的病人为感冒发烧症状,而问诊过程却长达20多分钟,并且在最终下结论开药方环节被迫中断。原因是,“李主任”前天接诊的一位病患......

阅读全文>>
2012年07月11日 14:01

车后有菜

小区后面的小街道上有个集市,集市里面既有租的小平房卖菜卖肉卖鸡蛋的“正规军”,也有开着面包车、蹬着三轮车、拉着平板车沿街叫卖的“游击队”。

集市上有一对中年夫妇卖菜,菜品新鲜,品种丰富,价格低廉,一直是小街上生意最火爆的“游击队”,在他们摊位的斜对面,有一家租房的“正规军”,每当中年夫妇的小摊被城管赶走的时候,他们就会把菜价再往上提一提。最近几个月,更是有打游击卖河鲜的、卖水果的把摊子支在他们的旁边,借着他们的好生意让自己的买卖更好做。

两周以前,我去后街买菜,走到固定的摊位时,发现他们不见了。仔细一瞧,中年夫妇中的丈夫正站在路边,见到经......

阅读全文>>
2012年06月26日 11:49

伊犁之行

端午节小长假,我第二次踏上新疆的土地,距离上次进疆已经有八年之久。

这次的行程不是以乌鲁木齐为起点,而是下飞机后直奔有着“塞上江南”之称的伊犁。伊犁哈萨克族自治州,州府伊宁市,虽然是哈萨克族自治州,但汉民比例仍然居于首位,维吾尔族亦不少在此定居。与想象中的破旧和落后不同,伊宁的城市建设相当规整,其中不少为新建不久的街区。

这座仅仅40万人口的城市,绿化出色,伊犁河从城市中间缓缓流过。如果不是街边密集的少数民族摊贩,你甚至会以为这是在内地某个空气湿润的城市。

到伊犁的第一站并不是市区,而是距离伊宁有两小时车程的赛里木湖。到达赛里木湖,需要从乌鲁木齐乘坐8个小时的大巴,......

阅读全文>>
2012年05月11日 18:54

笼子一般的城市

小的时候,在记忆中似乎没有安全网这个东西,所有的楼房都简简单单的在街边、大院里立着,虽然破旧,串串门找找朋友还是很自如。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一楼和二楼的房子都开始有了安全网,如果在安全网上搭上木板,再养上一些花花草草,阳光就完全透不进来了,住在低层的亲戚或朋友家的客厅里常年都开着灯,其实那时的房子都是南北通透的板楼。后来安全网就一路向上延伸,三楼四楼会发觉,如果下面有安全网而自己没有,其实是给扒手提供了更便利的攀登条件。

在我的印象里,安全网在上大学的某一年达到了顶峰。那一年,西安全城在进行着一项叫做“提升工程”的壮举,所有80年代的旧楼被粉刷成模仿西安城墙的灰色,......

阅读全文>>
2012年03月27日 18:39

转载:葛剑秋微博发布“不得不说的话”

转载:葛剑秋微博发布“不得不说的话”

3月25日即有消息传出上海医药董事长吕明方被免职,这一消息尚未得到上海医药官方确认。上药原副总裁葛剑秋今天下午对财新记者表示,吕明方被免职已成定局,并称在上药的三年间,董事长吕明方和他本人都是想推进公司的改革,但不被公众理解、支持。“这一点是最痛苦的。”

下午4点,葛剑秋微博发布“不得不说的话”,表示“吕明方董事长在位与否虽还在迷雾之中,但如果他黯然退场,将标志着上药市场化改革进程的终结。”

以下是葛剑秋微博全文。

发布此微博后,葛剑秋表示今日以后,就此封口。不谈上药。

阅读全文>>
2011年11月08日 18:17

小区环抱的垃圾站

小区环抱的垃圾站

上周末惊闻西二旗要建垃圾站,而且是一个日处理能力200吨/天的巨型垃圾站,选址在众多小区环抱的中间绿地。(附图)

作为一个刚刚在西二旗某临近垃圾站小区购得蜗居的业主,我没有接到过任何来自市政部门、环评单位、物业公司的项目公示通知,却接到了“第一轮环评已经通过”的消息。

西二旗地区位于北五环外,小区众多,大型公司则包括百度、联想都互联网巨头,而餐饮配套设置一直寥寥,一向以运输收集困难、建议就近处理的餐厨垃圾居然选中了吃午饭都困难的西二旗,而且一建就是200吨的规模,不知是何原因。

小区的业主们得知消息,成立了业主临时自助协会,并积极开始与市政、环评部门沟通。

今天下......

阅读全文>>
2011年10月10日 12:01

年关将至?

曾经,中学课本里节选了白毛女片段,年关将至,杨白劳还不起地主恶霸黄世仁地租子,为了不以女抵债,被迫东躲西藏,演绎了白毛女的悲情故事。

年关难过。打小时,父母都会告诫子女,年关到了,一些生活所迫、被逼急了的人可能会出来“犯案”,12月到1月份的学校生活,父母总是督促放学了早点回家。

今天,前同事一条醒目的微博刺激了我的眼球,“年底了,大家真要小心了。很多意志力不强,想横财的人开始出动了。各位兄弟姐妹身上不要放太多东西。人身安全更加注意。昨天华贸楼下抢劫被捅,今晨同事在华贸地铁被抢。。。”

以高端、综合、奢华著称的写字楼/商铺/住宅一体化的华贸区居然出现了大白天......

阅读全文>>
2011年07月28日 22:28

生命安全基本靠吼

今天出去采访,乘坐地铁,在换乘过程中,一老者臂佩袖标,手持扩音喇叭,不停向乘客播报“安全提示广播”,内容基本如下:乘客们请注意了啊,乘坐电梯都扶好了啊,您扶着,万一要是出现什么紧急情况,您还有反应的余地。。。

四号线出现严重的扶梯突然逆行导致乘客摔倒并致伤亡的事故之后,很多地铁线的扶梯在乘车高峰期即关闭,出现了“正在维修”的警示牌,而周围并无工作人员维修。而这种依靠“人工”提醒的方式来规避事故出现则更加可笑,最让人哭笑不得的是,把公共设施故障作为一种出现可能性极高的事件,提示市民自己扶好扶手以避免遭到严重伤害。

如果仔细一些可以发现,现在地铁站使用......

阅读全文>>
2011年07月21日 11:47

诗兴大发的债市交易员们

兹摘录发布于新浪微博的几首如下:

@Ms_南:《《小重山·昨日债市跌不停》[我是来凑热闹的] 昨日债市跌不停。惊回牛市梦,已三更。起来人人借资金。利率慌,信用涨不停。白首为资金。市值催人老,阻归程。欲将心事付瑶琴。接盘少,砸盘有谁听?

@陈小树要勇敢:≪点绛唇≫点完双边,起来慵整纤纤手。钱紧券瘦,央行把你逗。抛盘涌来,配置盘也溜。抹泪走,却见转债,也泪沾衣袖。

@陈小树要勇敢:≪钗头凤≫债市薄,央行恶,雨送黄昏估值落。浮息跌,城投残,止损抛盘,泪洒斜阑。难,难,难!收益各,今非昨,资金已成催命索。出券难,意阑珊,债友相问,赋诗作欢。瞒,瞒,瞒......

阅读全文>>
2011年06月14日 15:35

端午游“世园”

端午节小长假,回乡探亲。揣着两张从酷讯上吊来的票,踏上归途。

人还没回到西安,在火车上听到两个老乡说笑:“现在有一种说法,你如果恨一个人,就给他一张世园会的门票,让他在那里没的吃,没的喝,排大队上厕所。”

一共三天的假期,其中一天家人提出晚上去看看世园,为了不拂长辈美意,一同前往。

刚刚进入浐灞“泛世园”地段,各式楼盘已经引入眼帘,有些真可谓“景观大宅”。同去的朋友介绍,这里的房价早期水涨船高,并感叹当年要是在这里弄一套拆迁的民房,那可就“发达”啦。

世园景致可谓规模宏大、水域开阔、场馆别致、花草繁茂。“听说每个月会换一次......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04日 11:20

起飞到底有多难?

昨晚10点20分许,手机突然响起,屏幕上显示来电人是过去的同事兼领导。接起来一听,乱纷纷的背景,传来这哥们无奈的声音:”郑斐啊,你跟新浪搜狐网易的人熟不熟啊?“乍一听,还以为哥们自己的小PE头一单开壶了,本着专业财经媒体的敬业精神,说道:”找我们就可以啊,具体什么项目?“

电话那头一片茫然,愣了两秒,”什么什么项目啊。。。我在上海机场呢!“从语气中就能想象他纠结的表情,”我们登机已经两个多小时了,说飞机故障,要修,还没修好啊。。。能不能通过媒体的力量给我们呼吁呼吁啊?“

这下轮到我茫然了,最近不论是自己还是朋友,遇到这样的问题已经不少了,频频晚......

阅读全文>>
2011年04月09日 11:47

燕姿“是时候”回归

“是时候”,一个足够老道而又个性的名字,命名孙燕姿的最新专辑。

从2000年推出首张同名专辑“YANZI”至今,她独特的声线、“旱地拔葱”式的高音以及独特的气息运用让我欣赏不已。

第一张专辑中的燕姿尽管还带着些许新人的青涩,但其声音运用已经颇自成一体。无论是“超快感”的洒脱还是“天黑黑”的忧伤,她没有太多刚出道女孩子的“装嫩”和“造作”,她的声音在耳机中传来的时候,永远是那么直接和坦荡。

从“我要的幸福”开始,燕姿已经开始显示出一个成熟歌者的魅力,“我要的幸福”,一个年轻女孩的幸福宣言,却透着......

阅读全文>>
2011年04月06日 14:21

杨博租房记

杨博,P大博后,本名杨某某,尊称杨博。

由于学校房源紧张,杨博目前寄宿在实验室后的小平房内,终日与一流浪小猫相伴,欲借清明小长假之际租套一居室。作为在京资深租房人,我前往陪同看房。

首先我们考虑与P大的距离,中关村一带成为首选。某中介职员万分热情,答应给找一套合适的一居室。尽管已经对房子的质量有了心理准备,还是被中关村内的一套老式一居深深震撼了。

这个号称当年院士楼的小区,七拐八拐到了一栋砖混板楼前,进入单元门,遍地灰尘杂物,几乎没有立锥之地。一路跟着中介上去,楼梯两侧的墙体不少已经剥落,露出里面红色的空心砖,呈摇摇欲坠之势。

进入房内,墙壁已经斑驳,家具倒是齐全,床......

阅读全文>>
2011年03月24日 12:04

团购网站“歃血为盟”

3月24日,拉手、满座、F团、酷团科技、聚美优品等20余家国内团购网站在京结为战略同盟,发表“团购行业良性竞争”共同宣言。

根据“官方”的说法,此举的目的是为消费者提供优质服务、抵制恶性竞争、促进行业发展。其“宣言”内容则包括“遵章守法经营”、“自觉接受监督”、“为消费者提供诚信和优质服务”以及“倡导行业公平竞争”。

在Groupon入华之初,国内团购网站多少有点“鬼子来了”的惊慌,“抱团取暖”之说流传开来。但Groupon的团购迟迟不能上线、招人不利等“不争气”的表现之后,国内团购网站似乎放下了一......

阅读全文>>
2011年03月10日 11:23

高校里的廉价劳动力

最近一位好友刚刚得到国内某TOP高校的博士后入站资格,并且享受由该校已故校长、大师级学者命名的博士后津贴。一起“腐败”庆祝,这位兄台一脸悲壮的说道:“这几年必须要拼命了,得对得起这个名头。”大家感慨道:“津贴给你的收入水平和名誉是你应得的啊,区区3、5k的博士后工资,简直就是廉价雇民工!”

这位兄台从本科开始就稳居系里前三,论及研究能力,可谓“头把交椅”,在某国家级重点实验室打拼多年,牛杂志上灌水不少,曾经获得包括普渡、伯克利在内的多个牛校机会,因各种时运不济,最终决定“报效祖国”。读博士期间,每月1千多的补贴让这位农家子弟捉襟见肘,更要在院内派系斗争当中“夹缝生存”,而这次的“津贴”博后还要......

阅读全文>>
2011年02月24日 17:45

外资基金投资人的“单飞”之路

最近阿里“引咎辞职门”正讨论得轰轰烈烈,各种“内幕”、“隐情”满天飞。投资圈也不消停,多起人事震荡“扑面而来”。

每天看新闻,都能蹦出几条某某从某某基金离职的消息,早先有凯鹏华盈(KPCB)李立伟和钟晓林离职,TPG马雪征离职,之后则传出厚朴“大帕”(合伙人)王忠信离职,再是集富亚洲朱建寰等三人离职。凡此种种,初看时惊愕,慢慢就开始淡定。

根据媒体爆出的离职去向,这些曾经在外资基金中名噪一时的投资人们大多是挥别“洋东家”,有的投入本土机构的怀抱,更多的则是开始“放单飞”。

早在数月之前,美元基金的投资人们已经对市场发生的变化叫苦不迭,人民币基金们一掷千金的豪气让写memo、做DD(尽职调查......

阅读全文>>
2011年01月15日 17:35

保代考试:证券从业人生的分水岭

两周前,msn、开心网、微博上一片哀嚎,一哥们msn的签名档改成“考尔不死是为神”。原因只有一个:保代考试结果出炉了。

刚刚结束的保代考试,通过31人,参加考试人数超过3000人,通过率不足1%。

保代,保荐代表人的简称,是2004年2月1日证监会施行《证券发行上市保荐制度暂行办法》之后,在符合条件的保荐机构(也称保荐人)中,负责对首发上市企业进行推荐、辅导、审核上市申报材料并最终行使签字权、同时担负上市公司持续督导责任的高端业务人员群体的称呼。保代和保荐人的关系,类似法人代表和法人的关系。

担任保代职务,需要扎实的财务、法律、公司治理知识基础,充分理解上市发行制度,并能够在实际案例中运用执行。......

阅读全文>>
2011年01月05日 00:36

经济高速发展,健康加速折旧

一位年仅25岁的中金公司员工,2010年12月31日被发现猝死在家中。

新年小长假刚过,这个令人叹惋的消息在金融圈引起了一场关于工作压力与身体健康的讨论。

中金公司有关人士称,这名员工供职于中金公司上海办公室的研究部门,为农业食品行业组研究助理,具体死亡原因目前尚不清楚。

随着资本市场的发展,金融业的竞争日趋激烈。项目的争夺与排名的竞先,使得金融行业从业人员的工作负荷剧增。不少从业人员反映,高压力下的工作,饮食不规律、长期睡眠不足、频繁出差倒时差等,往往严重影响着个人身体健康。

这位1985年出生的年轻生命的逝去,在经济高速发展的中国社会,为高压力下的个人健康再次敲响了警钟。<......

阅读全文>>